前生鞭打,今生受报

时间:2019-11-09 09:59:10 编辑: 阅读次数:

前生鞭打,今生受报

\

一时,佛在王舍城。附近孟光国王掌管的金佳城和恰嘎国王统管的华城经常作战,死伤甚多。嘎达雅那在世尊座下闻思修行,终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,思及自己所获的一切断证功德、安乐及如理取舍善法的能力,唯源于世尊赐教,报答佛恩唯一最胜方法是饶益有情,以此方能令佛欢喜。他用自己的声闻智慧观知恰嘎国王统辖下的华城的民众与自己有缘,应去调化,遂至世尊前恭敬顶礼合掌祈求:“世尊,弟子欲拟出游。”世尊嘱咐道:“嘎达雅那,你可以出游,使未得度者得度,未解脱者得解脱,未得安慰者得安慰,未涅槃者得涅槃。”嘎达雅那尊者礼佛双足,依教奉行。 尊者带五百眷属出游至金佳城时,孟光国王在尊者前皈依三宝,到华城时恰嘎国王也皈依了三宝,城内很多民众对佛法都生起信心。不久,恰嘎王妃生下一个非常庄严的王子,举行了隆重的贺生仪式,取名萨Ra那,精心喂养。萨Ra那王子学习并精通了世间一切学术,随嘎达雅那国师学习,遂对佛法生起信心,在国师前皈依受戒。他观察到父王的行为有时如法有时不如法,暗想自己在父王驾崩之后肯定要继承王位,若象父王那样行持反不如在世尊教法下出家,此能断除一切烦恼和痛苦。王子祈求父王母后并得到开许,即随嘎达雅那尊者出家受近圆戒,精进闻思修行。之后随尊者出游至孟光国王掌管的金佳城。 萨Ra那著衣持钵入城化缘,因不熟路径,行至王宫。众妃见他青春年少、相貌庄严,生起很大欢喜心为其敷座、供养甘美饮食、祈求传法。时国王驾临,不见众妃照例欢喜迎接,遍寻不见,后来才发现她们因闻法而忘宫礼,遂生起很大的憎恨心,怀疑僧人与王妃有越轨行为;复又想此僧若是圣者也无伤大雅,若是凡夫,其心未必清净,当先查问清楚,再行处理,遂问:“尊者,您是否已证阿罗汉果位?”“国王,我没证得阿罗汉果位。”“是否证得不来果、一来果或预流果乃至第二禅第一禅的境界?”“我都没证得。”国王认为一个什么境界都没证得的出家人,竟然溜进王宫对众妃传法,定是其上师教导不力之过,不如自己好好教训他。即用鞭子抽得他几欲昏厥。萨Ra那想到自己无有过失竟受此折磨,即发恶愿:一定请求父王率领四大军队来消灭此恶王。他回到嘎达雅那尊者处满腹委屈地顶礼忏悔,祈求尊者开许自己舍戒回国率领军队消灭孟光国王。尊者道:“我们是佛陀教化的弟子,要修忍辱(Khanti)摧毁世间八法……”尽管尊者语重心长地再三开导,他仍不肯罢休,怒气冲冲,一再请求上师开许自己报仇雪恨。尊者无奈,只得随顺,因恐途中有老虎、豹子、人熊等猛兽,让他次日再启程。晚上尊者加持他作了一个恶梦:回国还俗继承王位后,率四大军队与孟光国王交战,兵败被擒面临极刑。他无依无靠,可怜之极,突然见到尊者在城中化缘,便大声哭喊:“尊者,救救我啊……”在哭喊中醒了过来,看着尊者仍恐怖叫喊:“嘎达雅那尊者,救救我啊!”尊者说:“弟子呀,你是在做恶梦,不要这么呼救。”他猛醒确实在做恶梦,忆及所发恶愿罪过甚大,便在尊者前忏悔:“尊者,我不回去了,也不想对孟光国王报仇,都是弟子不对。”尊者知道萨Ra那已生起出离心,便传给他相应法要,他精进修持,获证罗汉果位。孟光国王后来知道自己误打了恰嘎国王的王子,甚感后悔,亲自去尊者处对萨Ra那作忏悔:“尊者,我不知您就是恰嘎国王的王子,以前所作很不应理,今特来求忏悔,祈尊者宽恕。”此后孟光国王经常对他们广行供养。尊者惧于受大利养对修行有碍,悄然离去。 诸比丘启问:“世尊,以何因缘萨Ra那生于富贵之家?以何因缘遭到孟光国王的鞭打?以何因缘令佛欢喜,在佛的教法下出家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?祈为吾等演说。”世尊告曰:“此乃往昔愿力成熟之故。久远以前唯独觉应世。印度鹿野苑的梵施国王常与众王妃在花园游乐,国王小憩时王妃们自由自在地四处采花摘果。忽见草坪上有一位功德圆满的独觉,生起很大欢喜心,在其足下顶礼闻法。国王醒来不见众妃,顿时生起大嗔恨心,提剑寻至独觉处,不由分说举鞭猛抽独觉。独觉怜悯国王已造如此恶业,若不忏悔,待果报成熟其苦难忍,悲愍心切即腾于空中显示种种神变。国王当下对独觉生起很大信心,五体投地至诚忏悔,独觉默然受之。从此国王对独觉恭敬供养,在其显现涅槃后建一遗塔恭敬供养,并发愿:以此善根,愿我生生世世生于富贵之家,愿我鞭打独觉的恶业不要成熟;愿将来在比这位独觉更殊胜的如来前出家,令佛欢喜,在佛教法下灭尽烦恼获证罗汉果位。诸比丘,你们是怎么想的?当时的国王即萨Ra那罗汉,以往昔的业缘成熟而遭孟光国王鞭打,愿力成熟终至我教法下出家令我欢喜,灭尽烦恼,获证罗汉果位。复又在人天导师如来正等觉迦叶佛出世时,他出家调伏诸根,而今获得解脱。”世尊如是宣说,诸比丘欢喜信受,作礼而去。

\

本文链接:前生鞭打,今生受报

上一篇:十二、结论:超度冥途众生之法

下一篇:动物也有心理和感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