动物的人性光辉(2)

时间:2019-11-09 09:59:20 编辑: 阅读次数:
《物犹如此》白话选译清·徐谦 原著

  寿康学会·清凉书屋 选译

二、忠君尽义

充塞天地的正气,同样被物类所拥有。它们的刚毅忠勇,在文字间跃跃欲动。掩卷沉思,慷慨激昂,仿佛英灵化作清风阵阵拂过。

明皇象(《警心录》)

唐玄宗在位时,常在御楼宴请群臣,每次都要让几头大象前来礼拜,表演舞蹈,舞步合于音乐的节拍。安史之乱时,唐玄宗从长安逃亡到蜀地。叛贼安禄山令人把这几头舞象赶到洛阳,设下盛大的筵席,宴请各方首领和使节。他让人把舞象带进宴会的场所,欺骗来宾说:“这些大象从南海奔来朝见我,就是因为我有天命,即使异类也要向我礼拜舞蹈。”于是便命令大象起舞。大象个个愤怒不已,瞪着眼睛,纹丝不动。安禄山恼羞成怒,就下令把它们全给杀了。

李斯义点评说:这群舞象不顺从逆贼欺骗各方首领,这与安禄山在凝碧池宴请部下,强迫皇宫中的梨园乐师演奏,他们一边演奏一边潸然泪下,又有什么不同呢?当时乐师雷海清不胜悲愤,把乐器扔在地上,向西朝着唐玄宗逃亡的方向恸哭。安禄山大怒,下令把他绑在试马殿前加以肢解。可见人与动物的忠君情感都是相通的,即使触怒叛贼而被处死,也毫无惧怕!

  诗曰:

  裂眦刀头死若生,象魂泣拜锦官城。

  恸心凝碧池头宴,不独铮铮雷海清。

象击贼(《滇黔纪游》)

马隆州有一座“义象冢”。明朝天启年间,水西地区的安氏叛乱,率众进犯马隆州。云南全省戒严,巡抚派陶土司去平定叛乱。陶土司有一头大象,天色将晚的时候,它埋伏在山涧中,用鼻子吸进大量的泥水,然后突然跃出,咆哮着向前飞奔,鼻子里喷着泥水,一直冲进叛军的阵地,叛贼个个惊骇异常。这头大象猛地卷起一个叛贼,把他扔到空中,坠地而死。陶土司军中的将领趁势率领部队出击,大获全胜。到天亮时召集军队,发现大象已中毒箭而死。当地人敬仰并感激大象的英武,将它安葬在南山,每年春秋都要祭扫,至今都没有改变。

鹤子点评说:《左传·曹刿论战》说:“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”这头大象是多么具有智谋和勇气!虽不幸中箭而死,然而它丹心耿耿,英灵长存,什么都无法伤害!

  诗曰:

  只身辟易万貔貅,血食南山春又秋。

  鼻卷贼头齐破胆,风云长护马隆州。

定南公(《圣师录》)

明朝时广西的一头大象为皇上所宠爱,封为定南公。吴三桂投降清兵后,镇守云南,日益骄横。他想把这头大象押解到京城,献给清朝皇帝,大象却昂着头去顶那些押解的人。养象人想方设法安抚劝说,它还是不肯屈服。吴三桂气得大怒,下令把它杀掉。可是刀箭都不能伤害它,最后只好用火炮把它炸死。

  诗曰:

  粉骨飞灰不顾身,象奴苦劝象弥瞋。

  赤心只有苍天鉴,愧尔承恩拜爵人。

粤中战象(《悬榻编》)

清朝初年,南方还有少量残存的明朝军队,继续抵抗清兵。一次,清兵在广东擒获了一头战象,让它投降,它表示拒绝。威胁要杀死它,它却点头接受。清兵调集了三百支火枪,环绕着它射击,枪弹把它全身都打烂了,可它死后仍然屹立着没有倒下。

徐仲光赞道:多年身披铠甲征战沙场,以奋勇杀敌为天职。如今地绝天穷,正是永别的时刻。虽然不能向君王叩头尽礼,让枪弹洞穿胸口也无所顾惜。就让这坚强挺立的头颅,警示那些屈膝投降的懦夫。

  诗曰:

  断头无憾效孤忠,战象斑斑浴血红。

  屹立乾坤留浩气,火枪烟里化清风。

昭宗猿(《圣师录》)

唐昭宗特别宠爱一只猿猴,让它随着大臣一起上朝,还赐给它红色的官袍。后来朱温弑君篡位,建立后梁,仍下令让这只猿猴跟着大臣上殿。没想到它上殿后径直走到朱温的座前,跳起来向他奋力搏击。朱温气得大怒,立刻下令把它处死。

鹤子点评说:朱温背弃了君主的深恩,阴谋篡夺皇位。这只猿猴却以身殉难,没有辜负皇上的厚爱。当时的唐朝宰相张文蔚之辈,卑躬屈膝,又该何处容身啊!

  诗曰:

  乾坤澒洞罢朝参,恩渥难酬泪暗含。

  也忝玉皇香案吏,堂堂岂肯事朱三?

龙泉白马墓(《圣师录》)

龙泉县有一座“白马墓”,里面安葬的是明朝开国功臣胡深的坐骑桃花马。当年胡深领兵征讨陈友定,不幸在一次突围中遇害。他的坐骑飞奔回家,在家门外声声悲嘶,随后便气绝身亡。胡深的夫人被它的忠义所感动,便将它安葬,立碑名为“白马墓”。

  诗曰:

  奔回匹骑一门惊,绕墓飞沙怒未平。

月夜腾空风鬣动,长嘶犹趁旧屯营。

河北骏马(《悬榻编》)

明朝末年,四处流窜的叛贼攻陷了黄河以北地区。县令丁运泰被抓住后大骂叛贼,被残酷杀害。他的坐骑是一匹骏马,叛军将领骑着它进入县衙,到了厅堂前,它突然大声嘶叫,抬起前腿像人一样站立,然后狂奔起来无法控制,撞到墙上死去。

徐仲光赞道:原本可以求生,也知道没有自己的责任。痛悼主人惨遭杀害,怎忍心忘记生前的鞭策?主人的尸首已经残缺不全,自己悲愤的心却如岩石般坚硬。这样的马和它的主人,在黄河之北悲壮赴义。

  诗曰:

  触死衙前怒尚嘶,令君与马赤心齐。

  愿为厉鬼先驱贼,万颗头颅踏作泥。

蜀藩白骡(《圣师录》)

明朝末年,张献忠率领军队攻入蜀地。蜀王带着子女、宫人,投井而死。蜀王平日所乘的白骡在井边徘徊,最后也跳到井里以身相殉。多年后,附近打柴的人在天阴时,常常看见王宫的故址上,有白骡在蔓草间出没。

  诗曰:

无声踯躅有余悲,宫井苔花好护持。

  莫遣银床秋雨塌,此中碧血尚淋漓。

二犬助战(《警心录》)

南宋绍兴二十九年冬,在抚州宜黄县有一个大盗谢军九,纠集上百人到处杀人抢劫,负责治安的李县尉一家大小都被他们杀害。当时李元佐知县正好有事去了郡城,县尉便派遣手下的兵士前去讨伐。都头刘超走在前面,王宣紧随其后。半路上与盗匪相遇,刘超带着部下逃跑了。王宣率领的兵士还不到盗匪的一半,他们大声叫喊着鼓舞士气,在黄山下与盗匪们激烈鏖战。王宣养着两条狗,每次出门都带在身边,此时也大声咆哮,咬死盗匪二十人,盗匪们终于败退。王宣率众退到山上休息。一会儿盗匪又回来了,因为担心死去的同伙被官兵认出连累自己,便砍下他们的头带走。王宣远远看到了,生气地说:“这些盗匪被我们杀死,要是他们的头都被取走,我们以什么凭证去领赏呢?”便率领兵士下山,与盗匪再次激战多时,反被盗匪所击败。王宣与两个兵士夺得三颗盗匪的人头,沿小路穿过农田向西飞奔,在穿越一片秸秆时陷到泥沼中,被盗匪们追上,三人惨遭杀害。两条狗守护着他们的尸体,直到散去的兵士再次聚集过来。部下将事情经过禀报县尉,等李元佐知县返回,向遇害的三人家属颁发了优厚的抚恤金,下令备好棺材前去收尸。这时两条狗还一直伫立在原地,一整天都没吃东西,看见家人到来就摇着尾巴相迎,领到尸体前。等到主人王宣安葬后,这两条狗也死去了。

  诗曰:

  莫云用犬猛何为,追贼如风肉乱飞。

  可惜功成衔恨死,战场驻马客歔欷。

厓山鹇(《圣师录》)

南宋末年,宋军残部兵败厓山,忠臣陆秀夫背着祥兴帝跳海身亡。当时御船上有一只白鹇,奋力拍打着翅膀,声声哀鸣,带着鸟笼一起坠入大海。

  诗曰:

  海哭天哀战血红,更无人到倩开笼。

  茫茫精卫无穷恨,都付崩涛惨雾中。

群蜂投江三日(《圣师录》)

明朝正德年间,在镇江的北固山下,有一群蜜蜂簇拥着蜂王出游。忽然遇到一只凶猛的大鸟,把蜂王抓住吃了。群蜂长时飞鸣着不走,随后便一只只投入江中。后面闻讯赶来的蜜蜂络绎不绝,也都纷纷投江而死,前后持续了三天的时间。相国杨一清,号邃庵,见此情形,便让家仆把蜜蜂打捞起来掩埋,立碑名为“义蜂”,并作了一篇祭文悼念它们。

徐仲光赞道:蜂王蒙难,起自草率的出游。身为左右陪从,为臣罪该万死。大鸟的凶残撕裂心肺,满怀哀痛投向滔滔的江水。往昔齐王田横自刎身亡,属下五百义士纷纷自杀。群蜂的尽忠效死,也是同样悲壮。

[附录] 《亦复如是》记载:有位姓姚的人,擅长养蜂,每年收获蜂蜜达数千斤,因此成为小康之家。我曾去过他家,他告诉我说:“蜜蜂每天要朝拜蜂王两次,就像潮水起落一样,非常准时。遇到风雨将至,朝拜的时间就会推迟。以此预测天气的阴晴,总是很准确。”

那天我正和姚先生一起观看蜂巢,恰好墙角被雨水冲塌,把一个蜂箱压坏。我看见里边所筑的蜂巢,中间位置有一个高台,像桃李那么大。有一只蜜蜂比别的都要大,身上青黑色,独自在高台上。姚先生说:“这就是蜂王。”我说:“看来王元之的《蜂记》中说的:‘营巢如台,拥王而行。’句句都是纪实。《化书》上记载:‘蜂有君臣之礼。’确实是如此啊!”姚先生说:“蜜蜂不过是一种昆虫,怎么可能懂得这些呢?”

我说:“观察一下蚂蚁就可以知道,它们居住时有等级,出行时排着队。古人说:‘蚂蚁有君臣之义,所以蚁字的右边是一个义字。’蜜蜂和蚂蚁同样是微小的物类,蚂蚁既然懂得君臣之礼,蜜蜂也一样会懂。何况任何动物都有灵知,如骆驼知道泉脉,老马认识道路,燕子每逢一旬的戊日和己日便不再衔泥筑巢,蝙蝠在庚申日的夜里隐伏不出,鹤知道夜半时分,鸡知道天亮的时辰,喜鹊筑巢必背对太岁的方位,鼍在夜间按更鼓的时刻鸣叫,嘉鱼知道在一旬的丙日出穴,鼠类能像人一样拱手而立以示敬意,狐狸善于听冰层下的水声以确定能否通过,蜃龙吐气变幻成楼阁。更奇特的是,岁兰总在正月初一这天开放,梧桐树和棕榈树知道闰月。草木是无情之物,尚且有灵知,何况动物的灵知就更不奇怪。不过因为秉受天地之气有偏,其所了解的仅限于此,不能进一步扩充,因此成为低等动物。人类却是万善具备,无所不知,因此说人为万物之灵。若是不断扩充自己的良知,就能成为圣人。若是良知不断受到物欲的蒙蔽,就会丧失自己原有的本性,越来越接近动物,甚至有时连动物都不如,那就实在是太危险了!”

  诗曰:

  万蜂争掷浪花堆,三日江云惨不开。

  谏猎书曾回汉武,侍臣惜乏马卿才。

南坡义猴传(宋曹《会秋堂文集》)

建南杨石袍先生告诉我说:在吴越一带,有一个须髯卷曲的乞丐,在南坡搭了个茅草屋。他养了一只猴子,教它在盘铃的伴奏下表演木偶戏,在集市上演出以维持生计。乞丐每次得到食物,都与猴子分享。无论严寒酷暑都与猴子在一起,彼此相依为命,如同父子一般,这样过了十多年。后来乞丐又老又病,不能再带猴子去集市表演了。猴子就每天跪在路边,向行人乞食来养活他,过了很久也从不改变。乞丐死后,猴子悲痛地环绕着他的尸体,像人子丧父一样捶胸顿足。哀悼之后,又在路边跪下,垂下头凄声叫着,伸手向路人要钱。不到一天,讨来数贯钱。它把这些钱用绳穿起来,到了集市上,在卖棺材的店铺前不肯离去,于是店主便卖给它一副棺材。它还不肯走,看见有挑担子的人,就上去牵拽他的衣服。挑担的人便帮它把棺材抬到南坡,收殓乞丐的尸体,将他埋葬。猴子又在路边跪着乞食,来祭奠主人。然后到四周的野地找来枯柴,堆在墓的一旁,取出以前使用的木偶放在上面,点火焚烧。最后长啼几声,便跳到烈焰中烧死了。路过的人无不惊叹,被它的忠义所感动,于是将它安葬,称为“义猴冢”。

  诗曰:

  事生事死费踌躇,肠断南坡旧草庐。

  烈火焰中魂冉冉,彩霞天半拥飙车。

安福猴(《旷园杂志》)

清朝康熙九年庚戌冬,天上一直下着大雪。从十月份到十二月二十四日,雪下得更大,路上行人很多都在雪地上失足,甚至因此丧命。安福县有一个戏猴乞讨的人,担了两只篓子,登上县里的狗爬岭,寒风凛凛,衣衫单薄,没有上去就冻死在半山腰。当时他所养的猴子看看没有办法,就四处张望,发现前方有三个行人正往另外一条路上走,急忙跑过去拽住他们。这三人挣脱不了,就问猴子:“你有什么事想说吗?”猴子便向他们叩头。他们让猴子带路,走到半山腰,看见路上有一个死人,担的篓子扔在一边。三人惊叹道:“要是不赶快离开,恐怕后面的人怀疑我们是凶手,那就麻烦了!”猴子向他们不停地哀号,他们只好说:“你有什么事,我们尽量帮助你。”猴子拿出死者的钥匙,打开篓子取出三两银子,平分给这三个人。他们说:“是想用来买棺材吗?这恐怕做不到。”猴子使劲摇头。又问:“是出钱让我们帮你把主人掩埋了吗?”猴子连声应诺。于是这三人用力挖了一个土穴,正要抬着尸体掩埋,猴子让他们停下,又取出担上的十片草席,从篓中拿出几斤棉花。他拿出八片草席,把棉花分出三分之二,交给这三人用来裹尸。他们都感动得纷纷落泪,一一照它的意思办理。封土完毕,对猴子说:“我们想把你带回去养着,你愿意吗?”猴子一声不吭,绕着主人的坟堆走了三圈,哀叫着用头撞在岩石上死去。三人这才明白,先前所剩下的棉花、草席,是它为自己准备后事所用。他们就把猴子的尸体缠裹好,与它的主人合葬在岭上的路旁。这三个行人回到家,为安福县的人讲了这件事。湘潭的郭幼隗为此作了一篇《义猴传》。

  诗曰:

  相依为命恸途穷,惨惨彤云猎猎风。

  愿附主人同藳葬,生埋热血雪花红。

白塔山猴(《圣师录》)

明朝正德辛巳年,有夫妇二人以耍猴卖艺为生,已经十年,住在嘉州白塔山。男主人去世后,葬在塔的左侧,他养的猴子日夜哀号。不久,其妻又招来一个乞丐作丈夫,猴子举着手嘲笑他。其妻牵着猴子让它表演,猴子趴在地上不听,用鞭子打它,它就使劲叫唤。夜里,猴子跑到主人的墓前,抱着坟上的土悲号,这样过了七天也死去了。

  诗曰:

  羞抱琵琶塞耳听,也同七日哭秦庭。

  嘉州白塔山前路,哀啸寒枫鬼火青。

瑞昌门外义猴(《圣师录》)

三国时期的曹魏咸熙年间,有一对老年夫妇在瑞昌门外耍猴卖艺。一天,老妇去世了,老翁把她埋葬。没多久老翁也去世了,却没有人来埋葬他。他们所养的猴子一直守着老翁的尸体,人们看着可怜,就出钱把老人埋葬了。大家都称这只猴子为义猴。

  诗曰:

  待谁负锸妥翁身,躄踊无殊子丧亲。

  落木萧萧啼不住,酸风愁绝路旁人。

忽雷驳(《酉阳杂俎》)

\

唐代秦叔宝的坐骑,名叫“忽雷驳”。秦叔宝常拿酒给它喝,在月明的夜晚,试着让它跨越障碍,竟能纵身跳过三张黑毡的高度。秦叔宝去世后,它便嘶鸣绝食而死。

  诗曰:

  四蹄奔月蹑青烟,飒爽英姿马亦然。

  何处敝帷埋骏骨,欲浇醽醁野风前。

陈平章马(《稽神录》)

明朝淮南统军陈璋,加封“平章事”官职,到朝中接受任命。当时李昇担任丞相,对陈璋说:“我一会儿去贵府给您贺喜,还想见见您家公子,看是否有缘做我的乘龙快婿。请您先走一步。”陈璋骑马上路,途中这匹马忽然失足,把他摔了下来。到家不久,李昇来访,陈璋勉强起身迎接。李昇慰问了一下伤势,就匆匆告别了。陈璋把马召来,责备它说:“我今天拜官,又要商议亲事,你却把我摔下来,你这畜生!”不忍心杀它,就让人把它牵走,不许喂食。当天晚上,马夫悄悄拿来马料喂它,这匹马看了看,直到天亮也没有吃,一连几天都是如此。马夫把这件事向陈璋禀报,陈璋又把马召来,对它说:“你既然知道自己错了,那我就赦免你吧!”马听了跳着离开,当天开始像以前一样进食。后来,陈璋镇守宣城,任职期满后还乡,不久就去世了。十天后,这匹马也悲鸣着死去。

  诗曰:

  的卢今日竟妨吾,数罪何辞谢秣刍。

  故相恩深难寸报,灵輀努力效前驱。

毕将军战马(《圣师录》)

南宋大将毕再遇,兖州将门之后。开禧二年随军北伐,屡立战功。金人只要看到他的战旗,就赶紧避开。后来他居住在湖州,有一匹战马叫“黑大虫”,非常骏壮,只有毕将军本人才能驾御它。毕将军去世后,家人用铁索把它拴在马厩中。一次岳祠举行迎神仪式,这匹马听见阵阵金鼓声,以为又要奔赴战场,就昂头大声嘶叫,奋力把铁索挣断跑了出去。家里人担心它会伤着人,就派了十个强壮的士兵把它牵了回来,好言劝说道:“将军已不在人世,你不要生事给我家添麻烦。”马支着耳朵倾听,泪水潸然而下,声音嘶哑地长鸣几声就死去了。

  诗曰:

  乌骓伏枥失重瞳,百战沙场翊大功。

  热血满腔何处洒,仰天一恸飒灵风。

克勒(《圣师录》)

清朝和硕亲王有一匹良马,名叫“克勒”,即汉语所说的“枣骝马”。此马身高七尺,从头至尾有一丈多长。耳边有一寸多长的肉角,肚子下的卷毛像鳞甲一样。这匹马骏异超凡,连懂马的人都感到诧异,认为它是龙种,和硕亲王十分喜爱它。亲王去世后,这匹马徘徊哀鸣,没过多久也死了。

  诗曰:

  龙种奇姿一顾空,天人驾驭必英雄。

\

  世无伯乐谁真赏,昂首悲嘶万里风。

张行人义骡(《池北偶谈》)

与我同年参加科举考试的张鹤洲,担任负责朝廷礼仪的“行人”职务,平时骑乘一头骡子,十分喜爱它。康熙甲辰年,因涉及考场事故,张鹤洲被刑部关押,家中生计难以为继,只好用骡子抵偿欠下的款项。一天,这头骡子经过街市时,突然酸楚地悲鸣起来,把新主人从背上摔下,自己逃回张鹤洲的家。来人想把它牵走,稍微离近一点,它就又蹄又咬,不肯离开。我的哥哥西樵,在吏部担任要职,特为此事作了一首诗,名为《义骡行》。

我由此不禁深有感慨,东汉末年的华歆、曹魏末年的贾充、刘宋末年的褚渊,以及唐末的张文蔚等六位佞臣,这些身居要职的人在改朝换代的过程中,辜负君恩,卖主求荣。相比之下,这只骡子不知胜过他们多少倍!

  诗曰:

  义骡日下竞称奇,消得琅琊吏部诗。

  新主纵然刍秣好,不如故土乐忘饥。

姚氏二犬(《广异记》)

唐朝开元年间,吴兴一位姓姚的人被流放到南方边境地区,随行的有两个仆人和两条狗。年长的仆人名叫附子,另一个是他的儿子小奴,父子俩性格都很凶悍。在南方住得时间久了,他们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强烈,于是便谋划杀害主人,以便早日返乡。

姚某的住处十分偏僻,周围没有邻居。有一天,附子忽然对主人说:“您是燕地的人,现在却流落到万里之外,倘若遇到不测,我理当护送您的棺柩返回故乡。可是最近我感觉正在衰老,如果忽然去世,我的儿子一个人无能为力,那您的遗骨就将永远留落他乡了!希望能尽早解决。”姚某明白了他的意思,就说:“你是想让我死吗?”附子说:“确实有这样的考虑。”姚某无奈之下,只好请求把时间定在第二天早上。

第二天清晨,奴仆父子准备了丰富的早餐,劝他多吃点。姚某放下酒杯,伤心地哽咽泪下。见两条狗一左一右地依偎着他,刚才仆人进来时,也带给它们食物。他抚摸着这两条狗说:“豢养你们这么多年,现在这两个奴才要杀我,你们知道吗?”两条狗也哽咽着不吃东西,回头看着主人悲叫。这时附子走了进来,一条狗突然跃起,咬住他的喉咙,当下毙命。另一条狗飞快地跑到厨房,咬住小奴的喉咙,也当下毙命。然后又去咬附子之妻,把她也咬死了。姚某这才幸免于难。

鹤子点评说:奴仆父子阴谋杀害主人,两条狗看在眼里,记在心上。它们咬牙切齿,满腔愤恨,早已不是一朝一夕。此前卧在月下,对着野花吠叫,神情自若地陪伴着主人。随后如电闪雷鸣一般,迅猛果敢地斩草除根。这两条狗真是忠义而神勇!

  诗曰:

  一般豢养两般心,观变迎机智勇沉。

  剑客空空输痛快,惊魂乍定涕沾襟。

犬殉主(《圣师录》)

刘钊是铁岭卫人,他养着一条狗,无论去哪里都跟着他。刘钊常到山上打柴,然后用马驮回来,这条狗总跟着一起去。一天,狗独自回来,朝着刘钊的儿子刘国勋不停地又跳又叫。刘国勋觉得奇怪,就跟着它上山,看见刘钊已被强盗杀害,尸体在山石间,那匹马被抢走。刘国勋为父亲办理丧事,安葬完毕,参加葬礼的人都回去了,只有这条狗独自守在坟旁,日夜不停地悲泣,泪水涔涔流下,浸湿了身边的草叶和泥土。几天后,这条狗把坟上的土刨开,露出了棺材,自己就死在棺材旁。

  诗曰:

  林下风腥马曷归,家人毕葬独依依。

  泪痕滴处无干土,傍冢烟寒草不肥。

黑儿像赞(宋玨作)

黑儿是崔子镇先生所养的猫。崔先生很喜爱它,与它同起同卧,取名“黑儿”,只要叫它的名字就会答应。崔先生每次外出,黑儿都要把他送到门外。等他回来的时候,黑儿一听见脚步声,就高兴地跳起来。崔先生看它这么高兴,自己也特别开心,马上找食物喂它。这样过了十多年。一天,崔先生病了,黑儿一直守候在床边不肯离开,观察先生的起居状况,表情很是忧愁。没多久,崔先生去世了,黑儿绕着棺柩哀叫,几天几夜不吃不喝,也死在棺柩之下。崔先生的儿子公超,被它的忠义所感动,便将它安葬,名为“黑儿冢”。

我听说这件事后非常惊叹,为它画了一幅像,并作了一首诗赞:“相彼狸狌,性则执鼠,驯性者良,贪饕者鄙。亦有名种,深毛修尾,温柔善媚,依人而已。唯兹黑儿,人且难比,识主性情,解主言语。主出主归,徘徊延伫,徘徊若悲,延伫乃喜。寝则侍衾,兴则候履,历十余年,如仆如子。主疾知忧,没则号毁,无以酬恩,不食而死。殉秦三良,殉齐二士。谁谓物蠢,而不可拟?葬之龙门,大河之涘。陵谷有迁,冢不崩圮。庶几千载,齐名黄耳。”

  诗曰:

  吁嗟古道弃如尘,生死相依幸托身。

  貌得狸奴毛发动,瓣香未许负心人。

本文链接:动物的人性光辉(2)

上一篇:匈牙利媒体基金会主席等参访台佛光山 请购抄经本

下一篇:十三岁孩子的忧伤